有病常念观音菩萨,诚心感应现奇迹

觉海慈航 2020-07-0321:05:30
评论
7,981 1506字阅读5分1秒

大病始知观世音

新加坡/传馨

我叫传馨,来自新加坡。我的祖籍是广东,家乡在靠近海边的一个小镇上。从小我都是在丰衣足食的优裕环境下成长的。记得小时候我从未因物欲的不满足而苦恼过,慈爱的父亲总是想尽一切办法逗我开心,不让我受委屈。10岁以后由于家境日丰,加之父母对我也越发溺爱,故而从那以后我就更过上了无法无天的自由生活……

想来也是造化捉弄人。16岁那年,真应验了古人的那句话:“物极必返,乐极生悲。”狂癫得不知天高地厚的我忽然得了风湿性关节炎,病情来得非常迅猛,没几天我便全身抽筋,上下关节迅速变形。手指及脚趾关节扭曲、肿大,不能伸直,不久手指就弯曲得不能持笔写字。疾病突发后的3个月中,我随父母遍访中西名医,但全都无济于事。有一江湖郎中说要治好这病,唯有以火,烧遍四肢关节,使血液循环加快才能消炎消肿。就这样,我每隔一天便要去体验一次火烧关节的“治疗”。被他这样用火烧了整整两个星期,就差最后被他烧死。不过病情却没有任何起色,反而更加重了。

曾经称兄道弟的“好哥们”、“好姐们”,在我生病期间没有一个人打过来一个电话;妈妈把那么多好吃好喝的摆满在我的面前,我却连抬手拿它们的力气都没有;爸爸对我如此疼爱,看着我痛他也掉泪,但他根本代替不了我受罪,尽管他自己愿意这么做……

生病期间,我脑子里开始飘进这些平常瞬间都不会想到的现象、问题。病痛逼着我躺在床上。无法疯癫的我,这才有了从容的时间,去回味自己往昔的所作所为……

记得有一次听到爸爸在走廊上对主治大夫说:“先生,求求您了,无论如何也要治好我女儿的病!花多少钱都没关系。”当时我就忽地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家里钱财这么多,为何买不来我的健康?如果得个关节炎就已经受不了,甚至想到自杀,那当死亡来临的时候,我又该如何?那种痛苦岂不要将我彻底击得粉碎?”特别是想到这最后一个问题,我确实有点儿毛骨悚然、不寒而栗。也就是在这种种的煎熬困逼当中,我第一次思考起自己的人生。

爸爸的一个朋友来看我时,带给我一本《圣经》。他希望我能有一个信仰。但当我一看到“信我者得入天堂,不信我者则入地狱”这句话时,我就把《圣经》扔在了地上。当时的我偏激地认为,这句话太自私了,它激起了我无比的厌恶。谁说这句话,就证明他的慈悲简直如牛蹄子印里积的那洼水,还摆脱不了“小我”的权威与恐吓!

奇怪的是,没过几天又有一位阿姨到我病床前探望。她无意中说出的几句话,却让我久久回味不已。那几句话是:“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我赶紧问她这是谁说的,她告诉我这是佛教里一个叫地藏的菩萨发下的无尽誓愿。两相对照,我立刻对这位菩萨、对佛教产生了不可扭转的信心与好感。我惊讶万分,这世上居然还有这等的慈悲!别说我不了解的地狱了,就是把另一个关节炎患者的疼痛转移到我身上,我都会被彻底压垮的。那时我立刻就相信了地狱的存在,这医院不就是人间地狱吗?!

我急忙问她这个佛教里还有什么菩萨,她脱口而出:“观世音菩萨啊。”我一听就觉得这个名字特别耳熟。仔细想了半天才恍然大悟,这不就是我们家供奉的观音娘娘吗?十几年来,我对家中的这位娘娘像几乎天天视而不见。因为我一直把她当成是封建余孽,是没知识、没文化之人的精神寄托。却想不到她原来是佛教里的一位大菩萨!

从此我便开始了每天持诵观音圣号的经历。

大约人在困苦中,祈祷亦更为恳切吧!在狂欢纵酒中,我把观世音菩萨抛置脑后;现在,在极度痛苦中,我却想到了她。自己都觉得非常不好意思。但痛得实在没办法,我也就边流泪、边打针、边诚心地祈祷她。疼得实在忍无可忍之时,我真的是放声大哭,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大声哀告观音菩萨:救救我吧!救救我吧!居然,没过几个月,我的风湿性关节炎痊愈了!

百次算命婚姻不顺,求妻疏显威 学佛感应

百次算命婚姻不顺,求妻疏显威

我从19岁第一次算命就知道婚姻会不顺,到26岁算命、抽签、卜卦、运梦不下100次,几乎都是婚姻不顺,有的甚至说我要等到33岁才能结婚。当时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改变不顺的婚姻,而且自认婚姻可能很难改,因为时...
放生修地藏法,财运婚恋如愿以偿 学佛感应

放生修地藏法,财运婚恋如愿以偿

我学佛放生几年了,得到幸福婚姻,工资翻倍,心情舒畅愉悦等许多利益,说之不尽。今天一位师兄反复劝我写出来,说或许能够利益许多人,出于对地藏菩萨的感恩,我决心写出来,与大家分享。(一)、得到幸福婚姻我在大...
拜忏治好了频繁梦遗 学佛感应

拜忏治好了频繁梦遗

打七后坚持功课几个月,今天终于鼓足勇气,放下所谓的羞耻心,写下此文,毕竟这样的病症实在不好意思对别人说。看到此文的师兄们,如果本人的病症,污染了您的身口意,在此诚表歉意。 由于自己严重的邪淫史,201...
数年前对地藏菩萨诚心一拜,免于杀生苦难 学佛感应

数年前对地藏菩萨诚心一拜,免于杀生苦难

前年的夏天,我陪母亲到中部,探望多年不见的表姨妈。一进门看见厅前供桌的正上方,供奉了二张地藏王菩萨圣相,相前香烟缭绕,颇有庄严的气氛。即合掌恭敬,向菩萨问讯,心中庆幸表姨妈已经知道拜菩萨了。礼毕,便问...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