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亲得福,邪淫一败涂地

fyq 2021-10-1319:55:06
评论
224 3027字阅读10分5秒

我现年52岁,来自河北沧州。因脑外伤导致下肢瘫痪,至今还无法正常行走。

后来,我每天躺在病床上,回忆自己过往的点点滴滴,发现一切无不在因果之中。现在落到这个境地,真是自己作死的。

我的家庭情况比较特殊,我表大妈家有四个闺女,没有儿子,我就被家里过继到表大伯家做了儿子。

我打小天资聪慧,聪明过人,看过的东西基本上是过目不忘,上小学一年级时就一直是班干部,直至最后退学时都是班干部。

上高二那年我15岁,家里的四个姐姐相继出嫁,只剩下一对年迈的养父母。

为了照顾父母,我主动要求退学回家承担家庭责任,老师和同学们多次去家里劝我上学,但是都没有动摇我,我还是退学回家帮助父亲耕种。

我从小特别有孝心,但脾气暴躁,而且喜欢杀生。捞鱼摸虾,掏鸟杀鼠,捉蛙捕蛇的事情都做过。

大约14、15岁时,自己家养的狗因为挑食,被脾气暴躁的我一脚踢死。

还有自己开工厂时,别家的狗来院子里,几次驱赶无效,愤怒的我举起撬棍就把那只狗打死了。

18岁那年,生父家的二叔在山东某师部服兵役,看到我在农村这么吃苦也看不到出路,长久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于是就让我去当兵。

那时当兵转业就可以安排工作,吃国家皇粮,这可以说是跳出农门最快捷的方式。

但养母不舍得我去当兵,天天泪水不断,我心疼养母,就放弃了当兵的机会。

后来,种地挣的钱不够养家,我就跟随养父家的二叔学习泥瓦工。

我很用心,一年半的时间就掌握了二叔全部的手艺,不久就进入到村建筑队挑大梁赚大钱,一天小工都没有做过。

再后来由于看不惯领队的人品,一年后就跳槽到镇建筑队三公司。在那里,我处处留心,又学会了不少建筑方面的技能。

我工作努力,技术过硬,样样活计拿得起放得下,于是很快得到了领导的赏识、提拔和重用。20岁那年结婚都是公司领导亲自主持的。

婚后我进了省集团公司,年年获得劳动模范、技术能手、先进工作者等等的荣誉,至今还留有几十本的荣誉证书。

我也由班组长做到全公司明星班组长,再到全公司优秀项目经理。

24岁那年,单位有个机遇,可以到平顶山工学院参加建造师培训,刚好单位就推荐了我,但条件之一是必须要过英语四级。

虽然我高中没有毕业,但巧的是以往各科中我的英语成绩最好。于是我重新拿起书本,拼命学习,居然就考过了四级,顺利参加了培训,拿到了建造师资格证。

现在回想起来那些年,凡事都非常的顺利,想啥来啥,做啥啥成,做啥啥都顺。

这期间自己的业务和技能又得到了飞越似的提升。不但掌握了建筑方面的技能技巧,连各种设备都会修理,是全公司公认的能手、能人!

现在回想起来,我这期间的福报,全赖于祖德的庇护、父母的教导,也是自己诚心孝顺父母的果报。

我是方圆数十里乡亲们公认的孝子。

每年的春种秋收,不论工作多忙,不论刮风下雨,必须请假回家帮父母种地收割,从来不让父母独自下地。

做小组长时,有一帮兄弟跟着收种;做经理时,一帮下属跟着收种;做到项目经理时,都几辆车的同事,浩浩荡荡的帮我收种庄稼。

这在我们地区是绝无仅有的,因此我这个“孝子”的名声得以远播。

2005年因为考虑到公司改制,也为了给自己铺条后路,我便自己成立了公司,贷款办了一个砖瓦厂。

从此,我的事业达到了新的高度,我也成了别人眼中的成功人士。

但是在这期间,我在慢慢发生着变化,身上的毛病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

我是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起初我的人品还算是纯善的,非常看不惯社会上的不良风气,特别不愿意与坏人同流合污。

社会上几乎人人都有偷拿公家物品的恶习,我刚开始还很本分,后来慢慢也就变了。

在建筑公司当小组长时,我记账,因此可以掌握别人的经济。

在执行的过程中,脑袋灵光的我看到了制度上的漏洞,暗想别人发现不了,就借着工作的便利,添假名,做假账,假公济私,冒领了很多昧心财。

自己建公司所用的建筑材料,基本上也都是从原单位拉回来的。

私心贪心的口子一旦打开,便越来越大。

90年,我升做项目副总经理时,贪心更大。

节假日,用于公司公关的礼物我私自截留,业务往来上的礼品和代购券、招待费等全是多开票、少出钱,从中贪污差额,往自己的腰包里装,那些年通过这种方式中饱私囊,我自己都记不清有多少钱了。

话说,饱暖思淫欲。在工作中,下面很多要求分包工程的小包工头及各类经销商经常请我吃饭喝酒,每天都是好吃、好喝、好招待,打牌、足疗、洗浴,夜夜笙歌。

2002年,我就开始接受了这些不良风气。

开始我还有些不习惯,感觉不应该那样,但是慢慢我就习惯这些享受了。而且随顺大众,喜欢讲黄段子,看黄碟。

那时圈内觉得能养小三是很光荣的事,是成功的标志之一。

我也自以为是“成功人士”,觉得理所当然不能“土老冒”了,觉得身边没个女人,都不好意思在这个圈子混似的。刚开始时仅仅是逢场作戏,经常混迹于风月场所。

2004年一个女人的出现,彻底让我滑入了邪淫的深渊,几年间带着这个女人风流快活,开始了“家外有家”的生活,肆意造作。

我的妻子是那种温良贤淑的女人,比我还孝顺父母,父母的生活起居,就连父母的衣服、袜子等生活细节都打理得井井有条。

父母更是逢人便讲儿子媳妇的种种孝顺,说的最多的就是,儿子媳妇的照顾比对待客人还舒服、周到。

我那时根本就没顾过家,从没考虑过妻子的感受。就是那种有了几个小钱,就自我膨胀、目空一切的感觉。

后来才明白,人要是狂妄到极端、作死到极致,就是路走到了尽头的征兆。

2007年9月份开始,也就是42--43岁时,我开始诸事不顺。外欠账目要不回来,材料款要不回来,烦心事一大堆,公司业务开始走下坡路。

2007年11月份,年仅44岁的我,因一份4万3千元的账款,怎么催促都不还。我想尽办法,请客托人,对方终于说好了还款。

当晚很高兴,喝酒聊天到很晚才结束。平日里我一直都是开车的,而那天偏偏骑了摩托车。在回来的路上,摩托车翻车,左脑严重摔伤,住进了重症监护室。

17天昏迷不醒,两个月后出院,但是脑外伤导致的压迫下肢神经,让我至今无法行走。而这次住院的所有花销刚好是4万3千元整。

住院期间家人一直瞒着父母说我工作忙出差了,但是父母总是感觉不对,吵着要见我,实在瞒不下去了,就让父母来医院看了一趟。

父亲看到我这个样子,老泪纵横,深受打击。回家就落下了手抖、意识迷糊的毛病,不久就病倒了。四个月后,也就是2008年春天,我父亲撒手走了。母亲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也病倒而过世。

不到一年半的时间,父母都因为自己的这次车祸而离世。

所谓墙倒众人推,大家一看我摔得这么严重,居然在十几天内偷空了厂里几乎所有的物件,单单生产工具一项的损失就是一二十万。

价值十几万的砖托板、七八万块的切割机,成品砖及原材料,也被人明目张胆地搬走了。

小到办公用品,办公桌,食堂里的锅灶,碗筷……全都被人搬走了。

贷款建厂的费用还欠着,外欠的债务要不回来。

业务荒芜,最后厂房废弃还被银行收回,当初看似一眼到头的繁华,就这样戛然而止了。

当时,儿子读高中,闺女读大学,正赶上用钱。

自己每年的医院花销哪年都不是3万5万的事,因为是外伤,又不属于工作时间的工伤,医保不给报销,经济拮据可想而知。

然而,这些压力,全落在了老伴身上。她一个本分的农村女人,不知道度过了怎样的难眠之夜,流了多少眼泪。

我当年醉生梦死,现在那些女人一个都不见了,守在我身边的,不离不弃的,还是我的老伴。夫妻相守才是最大的幸福,可惜我明白得太晚了。

如今躺在病床上,回想过往的种种,感觉自己的路,真是自己走绝的。

厚德才能载物,我本来就是没多少福报的人,侥幸走了几年好运,就肆意妄为。

这一点点福报,加上我这样轻薄的心性,哪能承载得起的?

fyq
  • 本文由 fyq 投稿,于2021-10-1319:55:06发表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fofagm.com/2452.html
一次放纵,三条命没了 邪淫恶果

一次放纵,三条命没了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我邻居有一对小夫妻,男人29岁,女人28岁,夫妻二人都姓侯,外人叫他们男侯、女侯。 他们做服装生意,很发财,在市里买了个三室二厅的大楼房,生活过得美滋滋的。 女侯怀孕了,他们更高兴,...
一场婚外情,毁了四个家庭 邪淫恶果

一场婚外情,毁了四个家庭

王家是豫北一个小县城的上等人家,王家有四个儿子,老大是一家国营企业的高管,老二是非常出名的律师、老三是这个城镇的镇长,老四是某局的局长,堪称为王家四虎。凡是认识他们的人都是毕恭毕敬,对他们的权势更是羡...
邪淫身体生疮 邪淫恶果

邪淫身体生疮

我因为无明和习性钢强难化,一念错步步错,屡犯邪淫无法自拔,现真诚忏悔,以备有缘朋友共勉并吸取教训和提高警觉。 弟子从小因为出于好奇,在父母出门的时候在家偷偷翻出来父母藏起来的h片光碟观看,当时并不以为...
女戒油子考研三次失败 邪淫恶果

女戒油子考研三次失败

各位师兄好,我叫柳晓,有幸参加了十一期间的网络戒邪淫七,想要把自己将往昔所造的邪淫经历发露忏悔,希望大家以我为戒,同时将宝贵的收获分享给大家。 (一)往昔的邪淫 (1)初高中时期:第一次手淫是在初一的...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