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惠居士:血泪杀生因果

宿世杀业的果报使我轮回到今生,无可避免的选择了生物专业,大学四年又无可避免的造作各种残忍的杀业。用各种活体动物昆虫做试验:小白鼠、兔子、鸽子、鸡、青蛙、苍蝇等等,现在想起来,当时的各种步骤还历历在目,打麻药、解剖、电刺激、开膛、开脑、破坏脊髓、拽断小白鼠脊柱使其当场死亡、亲手把鸡头摁在水里使其溺死、把管子插入兔子的心脏等等,所有这些都是为了得到那可笑的结果。
大学毕业以后留在中学教书,不但自己杀还教学生杀,正像大忏悔文中所说:五无间罪,若自作,若教他作,见作随喜。这些罪业我都有了。一个试验六个班,每个班六十至七十人,由此大量的青蛙蟾蜍摆在实验室的桌子上,针刺、插入脊髓、破坏脊髓、酒精刺激,之后它们都失去了运动的自控能力,之后被抛弃死亡。
这些生灵带着怨恨死去,如今果报无可避免的表现在我的生命中,首先是身体差到了极点,凭着宿世的一点善根,遇到佛法并深信不疑,大量的积功累德印经放生还债,几年下来,还好保住生命,但是这些生灵执着的附在我的身上不肯离去,期间我曾去全国各大寺院超度,挂牌等都没有解决问题,今年六月去山西小院,才知道彻底的忏悔,也止住了继续造恶的脚步,冤亲债主在等待我的忏悔,它们已经很慈悲了,它们流的是血,失去的是生命,而我流的只是泪。失去的是生活的幸福。我感恩它们,是它们教会我慈悲,教会我爱护生灵。
带着一身的轻松回到家,继续坚持六部曲的修行,但是看到几年来使我流了无数眼泪的病中的女儿,时时想求地藏菩萨告诉我孩子生病的原因,在一次念圣号时,我忽然明白了一切,一切皆因我的杀业而得,因果报应丝毫不爽。在我的生命中得到诠释。
在病中,孩子无数次的接受针灸治疗,就像我当年教学生针刺青蛙蟾蜍,在医院在家中吃很多麻醉神经的西药,做过电针治疗,就象我当年给动物注射麻药、电击脑部神经,孩子神智不清,行为不能自主。这也是我给那些动物带来的后果!
我这双曾沾满众生鲜血的血淋淋的手,在当时不是在做试验,而是在摘苦果,留在今日品尝,我根本没把它们视为生灵,一切都是那么自然,那么理所应当,心灵已经麻木,已经失去人性中起码的慈悲。给众生造成了无尽的苦痛,完完全全的回到我的生命中来,这还是佛菩萨的加持,使果报提前显现,重罪轻受,否则那地藏经中的无间地狱就是我的去处,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多少次来偿还这些众生的命债!
今天,我跪在佛前,也跪在所有的冤亲债主面前,继续着我的忏悔,我会用这颗真诚心,用我带罪的身,改过向善,戒杀放生还债,诵经回向,求地藏菩萨慈悲超拔你们得生善处。但愿我的深切的诚意和忏悔,化为清凉的甘露,能使你们怨恨的怒火得到止息。
我感恩诸佛菩萨,感恩地藏菩萨,感恩山西小院,给我一次重生的机会。但愿我的经历能给世人以警醒:不要再造同样的罪!不要再受同样的苦!
人既爱其寿,物亦爱其命,当我们看到同胞在大地震中失去生命,我们的心灵没有麻木,会难过会激动会捐款,当我们看到泰坦尼克号沉没,许多人没有生还的希望时,会流泪会有无限的悲悯。相同的,当一盘一盘的龙虾摆上餐桌,当鱼缸中安祥游动的鱼儿、乌龟等待被杀,等待满足我们的口腹之欲。我们却觉得一切正常。其实我们和其它动物在性灵上是一样的,也有觉受,有感情,也怕死。只是以不同的形态存在于这个世界。我以一个过来人呼唤人性的慈悲:放其一条生路,也是放我们自己一条生路。

河北:善惠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