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风流的结果:万劫不复

这是末学以前的一个好朋友的故事,文中就称他为薛先生,末学跟这位薛先生在2007年读初二时就认识了,并且两人当时成为了非常要好的同学。由于末学家就在学校旁边的村子,那位薛先生是隔壁镇的人,当时就在末学家租的房子住。末学当时跟他熟悉到了极点,干啥都是一块。    
薛先生当时家境殷实,父母都是做生意的,薛先生的母亲在镇街道开了个馒头店,薛先生的父亲当时在当地承包红白喜事的宴席,家里一时也算辉煌。这位薛先生自己生得风流倜傥,打扮得也比较时髦,最主要的是这位薛先生歌唱的特别好,才上初二就能把一首“青藏高原”给唱上去。薛先生嘴巴也特别会说,当时在学校混得特别开,有好多女同学都主动给他写情书。由于薛先生当时在末学家里住着,晚上我去他房间串门,他就会把那些情书拿给我看,那些女孩子一个个爱他爱得死去活来的,末学当时真的是羡慕嫉妒恨啊。这位薛先生当时也是意乱情迷,在学校不好好读书,跟很多女孩子扯不清关系,自己当时谈着女朋友,还跟别的女孩子暧昧不清,那个时候仅仅上初二而已。

 

初中毕业以后,我顺利去读高中,薛先生没有考上高中,南下去广东打工,但末学一直与他有联系,他多次都说我是他最好的兄弟,直到后来末学才知晓他真正的为人。

在广东的那些年里,他刚开始是去夜总会当歌手,后来又跑去做广告,记得高三毕业我去他们家,他奶奶当我的面训斥他,“在广东待了三年,给我了张银行卡,说是每月给我打点零花钱过来,到现在从广东都回来发展了,至今一分钱没进这个卡”。直到若干年后,末学因为一些事当面问他,他自己也承认,广东打工三四年一分钱没落下。

2013年过完年,他从深圳回到家乡发展,末学跟薛先生都是陕西咸阳人,那一年末学选择去南方读大学,这位薛先生去了隔壁的汉中市发展,记得当时的一个小细节,薛先生带着末学去商店买烟,目的是给路上碰到的熟人发一下,这位薛先生一开口就买了最贵的软中华,末学当时劝阻差不多就行了,没必要这样浪费钱,买这么名贵的香烟,薛先生说他在深圳这样行事已经习惯了。在汉中他做的是服务行业,主要负责一些餐饮服务店的管理工作。这个时候他的花心病又犯了,经常跟自己的下属谈恋爱,后来听他说在汉中三年内谈了15个女朋友。记得是2015年的国庆节,末学回家路过汉中,专程去了一趟薛先生这里,只是随便的一去,就碰到他当时的女朋友过来找他,薛先生当时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那天晚上我就睡在他家客厅的沙发上,而薛先生和他当时的女朋友睡在床上,一年多以后,薛先生结婚时娶的老婆却不是当时的那位姑娘,薛先生生性放荡,结婚前不知道跟多少女孩有染。
在2016年的8月份,薛先生跟他朋友合伙在汉中市开面馆,结果两个月的时间就关门倒闭,薛先生给我说他亏了整整12万,也与那个合伙的朋友闹翻了。在那年年底薛先生与当时刚认识三个月的女友准备结婚,丈母娘要求必须要有车,薛先生东拼西凑才凑够了11万元买了一辆小汽车,当时末学读大四正处于实习期了,薛先生给末学打电话借钱,一开口就是两万,末学当时哪里有那么多钱,但一听自己的好兄弟如果买不了车就结不了婚,末学自己问自己的同学借钱凑了一万给他打过去。这位薛先生结了婚以后,日子真的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每天都是银行信用卡的催债电话,多张信用卡超期还不了,工作更是一塌糊涂。

2017年年初,婚后的薛先生刚开始去西安做售楼工作,结果几个月下来一单销售业绩都没有,当时薛先生在西安已经落魄的连租房子的钱都没有,每天寄宿在一个初中老同学的出租屋里。记得当时是2017年6月份,末学在武汉出差正忙于处理繁杂工作时,薛先生给末学发来信息图片,上面显示的是我们咸阳市当地公安局已经给他下发的最后通知,下午四点之前如果还是不能把逾期的信用卡欠款给还了,公安局将去他们家里对其追究刑事责任,那一刻我看在大家认识了十多年的份上又弄了5000元钱打给他。

到了2017年的八月份薛先生又转行做建筑去了,在工地学着做水电工,后面打算做个包工头。那年国庆我回家的时候去了薛先生的家里。他此时满脑子都想的是怎么在网上贷款软件里面拆东墙补西墙的还款,当时他的蚂蚁借呗额度只有3000块钱,当他看到末学的借呗里面有20000元钱的时候,那种眼神放光的场面,我这辈子都忘不了,只能唏嘘一声,好端端的一个有为少年怎么沦落至此。生活已经糟糕到这个程度了,薛先生还是不改本性喜欢吹牛,晚上躺在床上给我讲他爸爸在中央以及陕西省委还有当地市委都有人。其实当时薛先生的父亲早已跑到外地工程队上打工当个厨师赚钱,薛先生的母亲在家里务农,当时末学看着薛先生母亲的脸颊上全都是很深的褶皱,很明显的被风吹日晒和家事忧愁下显得苍老无比。后来末学学习了传统文化以后,多次在想这个薛先生一家最终走到这个田地,都是一些什么价值观啦。
在2018年初薛先生在建筑工地自感人生无望,又跑到上海去干售楼去了,2018年的4月份末学去上海游玩与薛先生碰了一面,这个时候薛先生又给我吹嘘他老婆家的房子要拆迁了,拆迁补偿款将可以拿到280万,但就在那天我看到他身份证上的地址,居然显示的是汉中市他老婆家那边的,在我一再追问下这位道貌岸然的薛先生才说了实话,原来薛先生入赘女方家里做了上门女婿。这位薛先生当时我觉得真的没救了,平常特别喜欢给别人吹嘘自己家里背景有多么强大,自己做了上门女婿给女方家里还给了10万的彩礼钱,还配了一辆车。这些钱都是把一个家底掏空,连带父母背了一身的债务。

薛先生在上海干了几个月售楼又是没业绩,这个时候老婆怀孕快生孩子呢,薛先生又辞职跑到一个面包厂车间里面干起了车间流水线工人,等到6月份老婆生孩子以后,薛先生就从上海打包回汉中了,在汉中来来回回换了几个工作,就是一直挣不到钱。今年过年,末学郑重其事的要求其把欠我的15000元钱全部还掉,在末学天天追着要的情况下,也就还了部分,到现在还有8000元钱没给末学还了。

这位薛先生现在还是没有一个稳定能挣钱养家的工作,后来听他讲丈母娘也是处处看他不顺眼,自己长时间赚不到钱老婆也嫌弃自己,孩子每天奶粉钱都是花的老婆父母的钱,外面一大堆债务缠身,很多朋友的债在人家遇急事时都给人家还不了,弄得自己没有朋友了。这位薛先生现在就是这么个处境。
薛先生现在的处境只能说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但他这又何尝不是自食其果了。为人做事一点都不务实,就喜欢弄些虚的。自己在音乐才艺上天资过人,却不朝向这方面努力作为,而是靠卖弄此才艺招惹女孩子在人前显摆。工作赚钱不知道踏实攒钱孝敬双亲养活以后的老婆孩子,而是随意挥霍。说话做事不知谦虚谨慎,而是到处吹牛炫耀,明明是普通农家少年,却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家世显赫,人脉通达。做事做工作没有恒心,心猿意马猴子掰棒最终一事无成。

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愿天下人都能得遇善知识,愿薛先生的事迹不要在众生当中重演,愿世间多一份利他之心,愿世间少一份利我的自私。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