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艾滋病患者的独白:21岁那年,我的人生沦陷了……

回头是岸 邪淫危害评论6,6343字数 3146阅读模式

他学会了保护自己,学会了保护他人,习惯了将抗病毒药片塞进钙片的空瓶子里,习惯了人多时偷偷钻进厕所里吞药,也习惯了常年不回家……

图文|李丽涛 孙志文

站在楼顶,能明显感觉到风在耳畔吹过。脚开始有点发抖。

有好几次,他都站上了楼顶,想要一跃而下,一了百了。

如果不是在绝望时刻那些伸过来的手,23岁的俞阳(化名)可能早就不在人世了。如今的他,用药物抵抗着HIV病毒,努力活成正常人的模样。那些放纵的日子,让他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一名艾滋病患者的独白:21岁那年,我的人生沦陷了……-图片1

01突然一吻

“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但有些事我改变不了。”

俞阳是一名男同性恋者,2年前因一次高危同性性行为感染了艾滋病。

身高一米八的他,穿一身浅灰色运动装,显得高大帅气,很难令人将他与艾滋病患者联系起来。

外表青春俊朗的他,心底却背负着一个无法说出口的秘密。艾滋病像是束缚着他的一道枷锁,他不敢向任何人诉说。但这次,俞阳决定面对镜头讲述自己的故事。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直男,之前还有过喜欢的女生。”俞阳说,直到高二住校那年,他碰上了一个“过分热情”的室友。

“起初只当做朋友间关系好,直到那天他突然亲了我一口。”尽管下意识推开了室友,但留在嘴角的那个吻,还是让俞阳有了不一样的情绪。

“我惊了,一下子尬在那儿。”那时的俞阳对同性恋根本一无所知,虽然室友也以玩笑的口吻结束了这个“小插曲”,但俞阳却意识到,自己心里似乎并不排斥室友的行为。

“接吻”事件发生后,俞阳开始有意疏远起那位室友,后来因父母安排改回了走读,更是鲜少交流。但俞阳却发现自己的目光,越发不受控制地停留在男同学身上。“就忍不住想多看几眼,在路上偶遇一次,多说几句话就会很开心。”即便如此,俞阳也丝毫没有联想到自己也许是同性恋:“我还以为大家都这样。”

直到高中毕业,俞阳在社交软件上才渐渐明白,自己是大家口中的同性恋者。

一名艾滋病患者的独白:21岁那年,我的人生沦陷了……-图片2

02不堪回首

从那之后,俞阳在“哥哥们”的带领下,通过社交软件认识了更多的朋友。那些羞于吐露的暗恋,那些惊慌失措的掩饰,在这里都能丢掉,只展露真实的自己。大家吃饭、聊天、畅想未来,在内心的躁动下,也有了一次次的放纵。

可这一切的美好都终结在他21岁那年的4月。

看着检测试纸上HIV阳性的结果,俞阳不敢相信:“怎么会?几个月前我分明检测过!”俞阳是一个谨慎的人,每次进行高危性行为后,都会进行艾滋检测,但这次的结果,他实在无法接受。

在艾防志愿者的陪同下,俞阳在疾控中心进行了进一步检测。一周漫长的等待后,“确诊HIV阳性。”电话那头的结果戳破了他最后一丝希望。

“我觉得很丢脸,自己不干净了。”在当时的俞阳看来,感染艾滋无异于被宣判“死刑”。家人的期盼、外界的目光、自己的未来……没有一丝希望了。

好几次,他都站在楼顶,想要一跃而下,一了百了。“差一点就撑不住了,幸好有一双手抓住了我。”俞阳说的这双“手”就是俞阳感染后的第一发现人,青岛青同防艾志愿服务中心的晓颖哥。

一名艾滋病患者的独白:21岁那年,我的人生沦陷了……-图片3

03温暖的手

“我为这些孩子们感到惋惜。”

回忆起俞阳当时的状态,晓颖哥说了三个字:很糟糕。“当时怎么开导也没用,他就陷在自己的情绪里走不出来。”在青岛青同防艾志愿服务中心工作了8年的晓颖见过太多俞阳这样的例子。

从2013年10月,青岛青同防艾志愿服务中心工作成立以来,晓颖就全职为各个群体提供艾防志愿服务,8年的时间里,免费提供了近10万人次的艾滋检测。在那个不足10平米的检测室里,崩溃大哭、怀疑质询、逃避现实……太多的故事印刻在晓颖的脑海里。

在俞阳最痛苦的日子里,晓颖成为他唯一的“树洞”,排解他内心的抑郁,给予他面对生活的力量。“就算不为自己,为了你的父母,也要好好活下去。”晓颖的这句话最终把俞阳拉了回来。3个月后,俞阳在不断的心理疏导下渐渐走了出来。

“我们这里的感染者大多都是青壮年,看着他们,我真的特别惋惜。”青春年少的他们,因一次本可避免的“失足”掉进了巨大的“深渊”。

为了避免更多的悲剧,晓颖和他的同伴们才更加坚定地走在艾防志愿的道路上,科普宣传、治疗干预、心理疏导……他们不仅是感染者的坚强依靠,更是也是奔走一线的“艾防斗士”。

一名艾滋病患者的独白:21岁那年,我的人生沦陷了……-图片4

04学会生活

如今距离确诊艾滋已两年有余,俞阳形容自己经历了一次重生。

现在的他积极接受着抗病毒治疗,找到了一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每月寄一半工资给爸妈。只不过他始终没有勇气向父母坦白,只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姐姐:“我怕自己哪天出什么事儿,家里没人知道。”

“我在学着好好生活。”俞阳说,他学会了保护自己,学会了保护他人,习惯了将抗病毒药片塞进钙片的空瓶子里,习惯了人多时偷偷钻进厕所里吞药,也习惯了常年不回家。

也许是经历过那段至暗时刻,他有了一份超越同龄人的“豁达”,对于未来,他没有太多奢望,他虽渴望一份爱情,但也深知不可求,只希望能踏踏实实过日子,好好孝敬爸妈。

工作之余,俞阳也成为了一名青同志愿者,参与社群活动,在现实生活中结识到了更多朋友:“我发现,生活好像在变好。”

一名艾滋病患者的独白:21岁那年,我的人生沦陷了……-图片5

·专家说法

经男男性接触感染者比例较高

如果没有高中那段际遇,俞阳是否也许不会成为男同?如果没有踏出那一步,他的生活是不是会不一样?

对此,记者采访了著名专家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教授张北川。他告诉记者,就现有的科学研究证实,性向是具有生物学基础的,而这种生物学基础与基因有关,不论性向是男是女,都是先天决定的。

同时,作为艾滋病防控专家的张北川也表示,同性恋与艾滋病感染完全是两个话题,不具备因果关系。据国家监测数据发现,截至2020年10月,全国有8%MSM(男男性行为者)感染HIV。但在现有的HIV阳性者中,绝大多数经男男性接触感染。就青岛疾控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仅2021年1-10月新发现的HIV阳性者中,有83.4%是经男男性接触感染,这意味着艾滋预防在男同间至关重要。

一名艾滋病患者的独白:21岁那年,我的人生沦陷了……-图片6

世界艾滋病日

2021年12月1日,是第34个“世界艾滋病日”。

今年,中国宣传活动主题为“生命至上 终结艾滋 健康平等”。

世界卫生组织于1988年将每年的12月1日定为世界艾滋病日,号召世界各国和国际组织在这一天举办相关活动,宣传和普及预防艾滋病的知识。世界艾滋病日的标志是红丝带,象征着大众对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的关心与支持。

11月27日,中国疾控中心发布《中国疾控中心周报》。围绕艾滋病共刊发4篇研究,在《我国HIV/AIDS流行病学研究进展》一文中提出,截至2020年底,中国共有105.3万人感染艾滋病毒,累计报告死亡35.1万人。在中国,新发现的艾滋病毒感染人数、诊断延误、主要人群的艾滋病毒风险继续上升。

异性恋和同性恋传播的比例分别从2009年的48.3%和9.1%,上升到2020年的74.2%和23.3%。而注射吸毒者传播艾滋病毒的比例从2009年的25.2%大幅下降到2020年的2.5%以下。男同性行为者是感染艾滋病毒的最高风险群体。

在过去的十年里,中国老年男性感染艾滋病的比例越来越高。据中国艾滋病/性病预防控制中心统计,60岁及以上男性HIV阳性新发病例比例由2010年的7.41%上升到2020年的18.21%,其中大部分是通过性接触感染的。

《前瞻性研究:15-24岁校外青少年艾滋病的空间分析(2010-2020)》研究发现,全世界每天有4000例新的艾滋病毒感染者,其中31%是15-24岁的青少年。由于缺乏基于学校的艾滋病毒教育和预防服务,失学青年比学生更容易感染艾滋病毒。

2010年至2020年,全国15-24岁青少年失学艾滋病病例共128646例,覆盖全国所有省级行政区划。我国失学青少年中艾滋病病例数量呈现上升趋势。15-24岁的青年学生是中国艾滋病预防的关键群体,但研究结果表明,辍学青年仍然占15-24岁艾滋病患者的3/4以上。因此,失学青年应成为防控战略的高度优先群体。

(资料来源:新华社、健康时报客户端)

一名艾滋病患者的独白:21岁那年,我的人生沦陷了……-图片7

 
邪淫一事确为命之克星! 邪淫危害

邪淫一事确为命之克星!

纷纷万象,孰真孰假;芸芸众生,是迷是悟? 人身难得,孰怜我之生死;欲火炽盛,谁与我之清凉? 古语有云:业海茫茫,难断无如色欲;尘寰扰扰,易犯唯有邪淫。诚然,“色欲”二字实属人之大患;“邪淫”一事确为命...
邪淫嫖娼开启地狱之门 邪淫危害

邪淫嫖娼开启地狱之门

我的印象中,嫖娼是一个很脏臭的词汇,因为我以为嫖娼的都是老头和一些吸毒有艾滋病和性病的青年。所以那些提供服务的骗子,也不会好到哪里去,那些骗子是有多脏有多少病毒呀,这钱也敢挣,还真是辛苦。 但是现在我...
色情泛滥对现代人的巨大伤害 邪淫危害

色情泛滥对现代人的巨大伤害

“元精”与“浊精”:“精”分两种,一曰元精、一曰浊精。元精即是先天之精秉受于先天,与生俱来,为生命起源的物质,散步于身体中各处。浊精又叫淫精,主要由精子和精液组成,仅限于生殖器内。心念一动,色念色心一...
邪淫遭雷击 邪淫危害

邪淫遭雷击

常熟县钱外郎,见同乡里,有一妇貌美但家贫。便用计假装好心,借钱给他丈夫,叫他到近海临清去做卖布的生意。钱外郎因而得与该妇通奸。 有一天,她丈夫出门后,因潮水退落,无法乘船,便折返回家。 回到家时,正巧...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

拖动滑块以完成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