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胎女医生生不如死,丈夫抑郁自尽

胡阿姨是我婆婆的好朋友,她们两家可算是世交。当年她们都在乡镇工作,婆婆是中学老师,胡阿姨是乡镇卫生院妇产科医生。年龄相仿,在偏远的乡镇上,两个人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平时哪家有好吃的都用碗端来端去的,我家先生都是胡阿姨接生的。

胡阿姨有个女儿,比先生大一岁,跟先生一起长大,可算青梅竹马。小时候两家人曾经开玩笑说给这两个孩子订娃娃亲,只是后来两人只有姐弟感情,没能成为一家人。

胡阿姨的工作除了接生,就是帮人堕胎。有些大月份的胎儿引产,引出来的时候会啼哭、手脚乱挥舞,完全是可以养活的样子。但是孩子的父母因为种种原因不要了,胡阿姨就把胎儿倒提着放进一桶水里,胎儿挣扎一会儿就不动了……

据胡阿姨说,这样的事她做了不知道多少。见多了,就习惯了、麻木了,一直只是把这些当成自己的工作,丝毫都想不到自己杀死的是鲜活的小生命。她也不知道自己做这件事是有很大罪过的,从来都没有人跟她说过因果,她压根儿也不相信世界上有什么因果。

后来婆婆和胡阿姨都调到城里工作,各自还是干老本行,但是人生渐渐走向了各自不同的轨道。婆婆接触到佛法,上课之余就念经拜佛,听经闻法,人生有了新的意义。胡阿姨到一家大医院当妇产科医生,继续帮人接生、堕胎。

也许是罪业积累到了临界点,胡阿姨50多岁时,查出患有宫颈癌,同时还有子宫肌瘤。从此以后,曾经的医生脱下白大褂,换上病号服,辗转于各大医院之间,不断地放疗、化疗,原来满头的黑发全部变白,几乎掉光,人也在几个月间就仿佛老了10岁。

在她痛苦不堪的时候,作为医生,她自知医疗已经不可能挽救她的生命了。婆婆跟她讲了因果的道理,给她送去《地藏菩萨本愿经》让她念,教她念佛。胡阿姨也许是受病痛所迫,也许是对好友的信任,也可许是轮回中带来的的些许信根萌芽了,她开始信了,想要挣扎着坐起来念经念佛。

也许是业障现前,刚想学佛自救,她的障碍就来了。胡阿姨的老伴(我先生喊他杨叔叔),是个只相信科学的人,无论怎么跟他讲道理,怎么劝他,他都不允许胡阿姨学佛,甚至拉下脸把昔日经常一锅吃饭的婆婆推出门外,并且不允许把经书放在他家里,婆婆只好把经书带走了。

胡阿姨最后的日子是在云南省肿瘤医院的病床上度过的,婆婆去医院照顾了她一段时间,据婆婆描述:当时胡阿姨头上仅有稀疏的几根白头发,面色蜡黄,皮肤皱巴巴的,每天身上插满各种管子躺在床上,想要翻动一下身子都很困难,经常痛得大喊大叫,泪流满面。刚开始用止痛剂还能止痛,后来止痛剂也失效了,她就这样一直喊痛,想用头去撞墙,但是爬不起来。

巧合的是,当时她的病房外面刚好是一个大型屠宰场,不分白天晚上,都能听到杀猪宰羊的声音。尤其是凌晨时分,猪羊们的嚎叫声更是声声入耳,撕心裂肺。医院里是癌症病人巨痛下的呻吟与哭喊,窗外是猪羊的被杀的惨叫,那感觉就像在地狱一般!

欲知世上刀兵劫,但听夜半屠门声。全省最大的肿瘤医院,竟然与最大的屠宰场相邻,这难道仅仅是一种巧合吗?毕竟癌症的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源于杀业的。

胡阿姨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了,日夜嘶喊。听到外面的猪羊的惨叫,她用没有绑输液管的那只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胸口,痛哭流涕:“老天爷啊,我错了!我这辈子选错职业了,他们只是杀猪宰羊,我是杀人啊!我是个十恶不赦的罪人!我杀了那么多人,现在让我受这报应!老天爷,求求您让我像那些猪、那些羊一样死个痛快吧……”

后来肿瘤医院说胡阿姨的病已无力回天了,家里人只好把她拉回来。胡阿姨这时想要念佛,但她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剧烈的痛苦让她根本念不了。

婆婆和我先生约了几个同修去她家,想要去为她助念。胡阿姨说,感觉浑身都痛得如万箭穿心,日日夜夜,分秒不休,只有听到念佛声,心里稍微有一丝安慰,觉得疼痛都减轻了。

换了一般人,老伴到了生命最后一息,不管自己信不信,也会随顺与尊重对方的意愿的。但是杨叔叔对佛法极度的排斥,他把来的人统统赶出门外,并大骂道:“她不会死的,她还会好起来的!谁敢来念佛,就是想要害死她,谁把人念死了我找你麻烦!”因为老伴的障碍,胡阿姨没有助念的因缘,最后在极度的痛苦和悔恨中离世了。

在她生命最后的时光,她本来想通过学佛自救的,但也许是她业障太重,或许是冤亲债主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让她身边的人对佛法极度反感,态度强硬固执地反对。

胡阿姨去世后,杨叔叔患上了忧郁症,跟谁都不说话,成天喝闷酒,经常自言自语说:“大河很好,我会来的……”家里人都听不懂是什么意思,问他也不多说,整天呆坐着。

2011年5月的一个夜晚,杨叔叔喝了酒后出去了,当晚没有回来,手机也关机了。他们的女儿——也就是先生青梅竹马的姐姐,到处找不到爸爸,报警也没有消息,她与她丈夫半夜三更敲开了我先生家的门(那时我与先生还不认识),急得满头大汗,哭诉着说母亲去世后,爸爸非常消沉,多次说自己很孤独,要去找妈妈。是不是有什么意外……她想到最坏的结果,可能父亲已经寻短见了。可是能找的地方都找了,警察也那边也毫无消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

实在没有办法,当晚先生带着她彻夜念佛。念着念着,她忽然想起爸爸经常念的那句“大河很好,我会来的……”她吓得一激灵,莫非是跳河了?

第二天天一亮他们就沿着那条大河去找,上下来来回回找了好几公里,一直出了城外,都没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先生又带着她去一个大水库放生回向,祈求佛菩萨加持,让她尽快找到爸爸。

到了第三天早上,警方打电话通知,说是河面上飘起一具男尸,已经被泡得变形了,让她去辨认一下。

当时她和她的丈夫、我先生三人马上赶过去,天啊!这是一种什么场面!几天前还活着的爸爸,现在就像一团被泡得变形的肉,面目完全辨认不出来了,只有身上沾满泥浆的衣服看得出是他生前穿的,她只看了一眼,就“啊”地大叫一声,昏死了过去。

可怜胡阿姨的女婿,这个不到30岁的小伙子,面对家里这样的惨状:岳母癌症去世,岳父跳水自尽,妻子被吓昏,醒来之后除了哭,什么都不想做,任何人都不想见。

为了不让孩子感到害怕,他都不敢让孩子回家,有好长一段时间是寄养在亲戚家。每天眼睛睁开面对的就是家里的灾祸,妻子的眼泪,仿佛到了世界末日。

“真的,那种感觉就跟世界末日一般,旁人无法体会。”胡阿姨的女婿说。

如今事情已经过去十年了,先生让我写写胡阿姨家的因果故事,已经说过几次,但这个故事太惨烈,又是身边的人,使我迟迟不忍动笔。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