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邪淫致病案例

石某一家早年是我家的好朋友,石某曾任某国企厂长。九十年代前后,正是下岗风较严重的转型期。他每逢年底就放出风去,说要大量减人下岗,很多工人听说后都很害怕被裁员,赶紧给他送礼。他老婆在石某办公室曾冲着送礼的人大喊大叫:没有我家老石,你早没饭吃了!

不仅如此,石某和不少女性关系暧昧,有不少风流韵事。他本人长相斯文,说话幽默,管理也有一套。但在金钱和女人方面确实不检点。他曾在出差期间带领几个年轻女下属开房,传得沸沸扬扬。他后来辩解说自己是被女下属主动纠缠,被迫发生关系的,大家都说那是强词夺理、自欺欺人。

后来他退休了,他的大女儿三十岁左右时查出癌症不久去世了。他老婆后来身体非常不好,患多种疾病,而且耳朵聋得很厉害。他有个外孙女,患某种先天性疾病(具体病名我记不清了),非常难治,一直不会说话,甚至不会叫爸爸妈妈,大概四岁时就去世了。他二女儿和女婿受到刺激,再不敢要孩子,后来婚姻也不稳定了。听说他任职的国企工人知道了这些情况,有放鞭炮庆祝的。

而他本人后来身体也非常不好,空腹血糖竟然曾接近30。在医生看来,这是一个很吓人的数字。(正常标准是不超过6.1),血压血脂也非常高,心脏、脑血管方面都有疾病。他没面子在本市呆下去了,去了外地。他的小儿子亲身经历家人的种种不幸,觉得没脸见人,远离父母,去了西北,至今不见家人的面。

如此悲惨的结局,仍看不出他有反思的迹象,还是喜欢找老朋友们聚会吃喝,大大咧咧,嘻嘻哈哈的,也许这是表面上的故做潇洒,掩饰内心的痛苦和无奈吧。但愿他有反省的时候。

邪淫致重病缠身儿女远离晚景凄凉

文某原是某大型国企分厂厂长,处级干部。因有大量贪腐行为,多次被查,险些入狱。大概是靠各种关系背景暂时免除了司法制裁。文某的某老同学因工作调动要转到他的单位,因这位老同学名牌大学毕业,且业务能力强,德高望重,被文某嫉妒阻拦,调动未成。

文某在职期间,生活放纵,与多名女性有不正当关系,口碑很差。据说有一次被姘妇的丈夫堵在家中,要用武力收拾他,后来怎么解决的不知道。文某与他老伴关系很不好,经常吵架,她老伴因他乱搞男女关系的事经常生气,一身是病,严重哮喘,心脏很不好,气色特别差,动不动就发作住院。文某的三个儿子同情母亲,跟文某不合,他二儿子甚至曾表示要打文某。文某的二儿子婚姻很不顺,结婚之前文某家人对亲家就不满意,之后矛盾不断,后来终于离婚。

有次我去文某家串门,文某自夸身体如何好,经常锻炼,拳脚有力云云。还当场给我比划,以示身体健壮,颇为得意。

某一天文某突然来信说他老伴去世了,我们全家都很惊讶。他老伴身体不好,但都是慢性病,不至于突然要命,再说才五十几岁。我们过去吊唁时,听到大概情况是他老伴突然哮喘发作去世的。但他大儿子和三儿子曾暗示,他母亲去世前数小时曾和文某吵过架,好像还被文某动手打了。具体情形我们不得而知了。反正从那以后他的三个儿子对他更冷淡,几乎象仇人,根本不象父子。

之后就极少见到文某,听说他也退休了。有一天我在小区碰见文某,当时我很吃惊。因为文某走路蹒跚歪斜且显得吃力,同之前自夸的健壮形象恰成了鲜明对比。那时我才恍惚想起听说他病了,好像是脑血管病。而且他的气色神态非常差,显得很落魄,完全没有了从前神采飞扬的样子。再后来就没见过他了。听说他身体很差,处于半瘫痪状态。儿子们本来就恨他,也不管他,他也没面子在本地生活,回了外地的老家,再后来听说生活不能自理,要别人伺候。同当年他给我比划拳脚的时候相比,真是判若两人。

文某有今天,除了因为他贪婪,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邪淫。

文某老伴去世时,他尚在厂长职位,当时给多年不联系的外市同学也都打了电话,许多人碍于面子或不愿得罪人都随了份子。如今文某晚景凄凉,身患重病,众叛亲离,连个搭理他的人都没有。他儿子都厌烦他不理他,更不要说亲戚朋友了。现在大家谈起他,有的带有幸灾乐祸的味道,很多人说他是现世现报。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