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东魁:父母要立足本位

fyq 2021-10-1320:04:18
评论
225 7619字阅读25分23秒

好,我们刚才给我们讲到就是为人父母的职责是非常重要的。要作之君、作之师、还要做之亲,就是说我们作为父母,也不能拿孝道把孩子绑架。父母和子女之间不是一种利益的交易,是一种亲情。我们作为父母,如何让孩子陪伴着我们?我们看着他长大,这是一个非常正确的思想。

要是我们养个孩子,把我们自己的所有的梦想要去给孩子,我过去想学舞蹈没学,不行,让我女儿学舞蹈去。我过去我要干什么?没做,就是今天的父母一定要明白,孩子是独立的生命体,不是我们的私有财产。一定要懂得这个道理。

再加上孩子,属于他自己,不属于任何一个人。这个我们要一定要清楚啊,他只属于他自己。
啊,当我们这种观念要是立足对了以后,你就不会偏了。

我有时候觉得现在这个社会,我们对所有的东西要要理性智慧的去看待,即使是古人,他也不是用这种方式的。我们反而现在有很多人拿道德、亲情、孝道去把人绑架。实际这都是不应该的啊,完全是不应该。

我们当地发生了一件事情,这也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
在我们当地是一个,小伙子也应该都八四年的,今年也三十多了。这是多少年前的事情,那个是二十多岁,不知道是赌博呀还是干什么,欠了很多钱。他的姐姐呢和他姐夫呢?在深圳那边打工,觉得他弟弟年龄也大了,应该娶媳妇儿了,给他妈呢就给了十万块钱。

她的孩子呢?才三岁跟着他外婆呢,等于母亲给她女儿照顾着孩子。儿子就因为在外面捅了个窟窿,他母亲都已经把他姐姐给拿的十万块钱给他还了债还不够,他为了跟他姐姐勒索要钱,就把他外甥了,就绑架了,才三岁多。

绑架了干什么呢?我们当地呀有一条河叫渭河,黄河的第一大支流。就在渭河边上,竟然还挖了个坑,把孩子就放在那里。就回去给他姐打电话要钱去了。他姐就答应给他给钱了,说你把我把孩子给我弄回来呀。他姐姐没想到那么严重,就觉得他弟弟要钱呢,就给吧。

等他姐答应给他给钱了以后,因为他那个渭河呀?就像那个海一样,有时候它会突然间发水,就涨潮性质的,那个水就把那个坑给埋了,把这个孩子就淹死。弄得他姐呢跟他姐夫也离婚了,就因为这件事情。

实际我在看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就在想,作为妈妈惯儿子惯到那种程度,有的作为姐姐也在惯,这就更不对了。

我们今天作为每一个人的身份,在教育子女的时候,是为了让他更有能力,而不是更依赖我们。这是每个作为父母的,都希望自己的子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作为父母,都希望儿子成龙,女儿成凤。

但是我们现在遇到很多这类的事情,非常可怕。你看我最近遇到的杭州一个学员也是,她母亲把她往死的逼呢,就问她要钱,说要钱就要钱,她觉得心特别寒。
包括天津一个学院也是。她母亲问她要钱,是从来不顾忌,她钱怎么来的,辛不辛苦?也不是说是老人他自己花的,那是无休止的,哎呀,我要给你弟弟,我要给你弟弟花。实际就是把自己做父母应该做的职责转嫁给了女儿,甚至把自己做父母应该做的职责呢,转嫁给了儿子,长兄,有的是哥哥管弟弟,这个就麻烦了,实际这是一个非常残忍的现象啊。

我用我亲身经历来讲,我自己就这种感觉,我有一个亲戚就告诉我,他说你不容易啊。我当时我也觉得也没觉得哪不容易,他就说了一句话。他说你不容易的之处是你爸妈应尽的义务,你替你爸妈尽完了。哎呀,当时说这个话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我说这是我的知己呀。

就说每个人的本分是什么?我就在想,我说我爸妈应尽的义务,我替我爸妈尽完了。我突然就在想这个问题,我有两个妹妹上学,我自己种地供她们的。

我爸呢?因为当时喂马的房间,我爷爷花了八百块钱买的。我父亲在那儿跟我住着呢,就在马房,就那两间马房,我父亲动不动说,这是你爷爷给我买的啊,这不是你的房子,把我撵出去了。还给我找了三个上年龄的人给我分家,我没办法,在我四叔家空闲的房子里面住着。

我当时也小,才十几岁嘛,就给了两个碗,两双筷子。我当时小嘛,也不知道十几岁,我觉得我父亲怎么这样。等我稍微有点出息了,我爸觉得他自己挺聪明的,就跟我讲说男孩要娶媳妇,媳妇要盖房子啊,我们没那能力,所以我把你就撵出去了,这是其一。

其二呢,为什么找几个上年龄人给你分家呀?上年龄的人年龄都大了,最后说死就死了,死了还没证人,你以后还要管我。

我才知道我爸聪明到极处,就是我父亲跟我妈妈,他自己应该做的义务,我全部替完了。
两个妹妹的事情,我管了,我替他们了。不是我的本分,因为我也小孩儿,我比我大妹妹也就大两岁,小妹妹还大得多点大六岁,等于两个妹妹都是。就我在管我两个妹妹的时候,我还要干什么呀?管我父母。

我妈定期:“哎,你要给我给点钱。”我爸定期:“哎,你要给我点钱。”只要我跟前有点钱,父母一定是要来要的。没钱了,马上就不理你,怕你是包袱。

我有时候在想想,我说这个不是说父母不好呢,就是说讲这一章的时候,拿我这个例子就是亲身经历的这个例子来讲的话。

我自己想到了,你看我今年三十五岁,回想我的这个人生历程,我就觉得我是没有童年的,小孩儿的所有的玩耍,小孩的所有那种天真,在我的印象里面是没有的。我八岁就已经学会蒸馒头啊,擀面条,做饭,就是所有小孩的这些东西我是没有的。

这是我在做的事情,等我慢慢大一点了。订婚的时候,订婚的钱是什么?我的钱。爸妈一分钱从来不出啊,在我二十多岁的时候上了班。按中国这个历程呢,作为子女,你看我岳父,我经常跟我妻子说,我说你们姊妹几个太幸福了,你看你爸你妈。我岳父我丈母娘,人家了不得,给孩子完婚买完房,给孙子把满月都要过完,把岁过完才说什么呀?我们的任务完成了。

就是我岳父岳母说我们的任务完成了,我没有啊,我给我爸干什么呀?我们家那个老宅那个房我爷爷买的。我给我爸是存了三万块钱给我父亲盖的房子,我结婚没在里面结。

我现在我爸住的谁的房,住到我的,二零零二年盖的。我给我妈干什么?给我妈买了房,当时花了四万块钱在我们县城买,因为两口子关系不好嘛,各住各的,等于我跟我爸盖个房,给我妈买个房。

人家都是什么呀?父母给子女买房,给子女盖房,我是给父母盖房,给父母买房。
我订婚的时候,订婚的礼金也是我掏的。

我结婚呢。把所有的这个礼节做完,就把我爸跟我妈邀请来,给人家给点面子呢,我爸还不来,不参加。我爸是我结婚、孩子什么满月过岁从来不来。

啊,人家家是父母把这些该操作心操完。我有一天跟我太太聊天我还说,我说我也想过童年呐,我也想回到家里,是不是。妈妈蒸一锅馒头包点饺子。在我的人生经历中啊,三十五岁啊,除了结婚以后还有点过年的感觉呢,过去的过年我就觉得是人生的噩梦。
为什么呀,家里没贴过对子?

咱们现在按现在生活来讲讲,我经历过一斤油啊,吃一年哦。大家想想,一斤油打死你,你都吃不了一年,你怎么能一斤油吃一年时间?我有时候在想想,我说那个时候,那就是筷子蘸两滴油放在锅里就炒菜了。哪里油啊?人家家拿壶买油呢,我们家都是那个啤酒瓶。去灌一斤就行了。

经常性都是那种生活。反而到现在,有时候回头来一想,好像自己的经历比较好,实际我就是经历了,父母不会做父母。那我这还好出一个好爷爷,那要多少孩子没有遇到爷爷这个这一段的教育,那多少孩子不都坐到监狱了,坐了监狱以后危害社会。我们想一想,这种状态有时候真的是不怪孩子。

我们看下面这一段。不孝敬父母的过错不在孩子,而在于父母不知道给孩子传授这种孝敬父母的思想。不懂得如何做父母。有时候我们就在想这个问题,就是作为父母,我们今天就想让孩子给我给这给那。

请问我们给孩子给了什么?这个就是我们作为父母的职责是什么?真正的父母作之君。
那像君王一样发现孩子的缺点,给他纠正。
我们还要做之师,以身示范。
还要干什么呀?作之亲。因为孩子是我们这个世界上最至亲的人,好的爸妈胜过好老师。
我有时候觉得我这个家庭比较特殊,我现在在回头想想,现在离婚率这么高,多少小孩,他可能还没我有福,我还能遇到个爷爷。我爷那个时间就跟我讲很无奈的一句话,给我讲什么呀,你就把你父亲当成精神病就行了。我爷爷用这话安慰我啊,我爷爷我讲什么呀?说猫老了不避鼠了,我一直问我爷什么叫猫老了不避鼠了。说我上年龄了,跟你爸说话你爸不听了,我教育不了了。我才懂得人上年龄了,所以叫猫老了不避鼠了。说年轻的猫呢,那老鼠早都跑了,所以说不听话。所以我有很多知识文化都是学习什么革命先烈这类的精神来的。就是我现在突然发现去到监狱的时候,我跟很多年轻的犯人在聊天的时候,他们内心世界最怨恨的,最厌恶的谁?就是他爸和他妈。

你知道我为劝一个小伙子跟我一样大,要杀他母亲,要杀了三年啊。
我们有时候拿道德绑架,说这孩子残忍得把孩子杀了,把他爸妈杀了。但是我们不知道这些父母对他最至亲的孩子做了什么。精神上的折磨,痛苦至极,那还不是一点儿。

你看我遇到一个男孩给我讲,他谈个女朋友领回来觉得挺高兴,他妈说,你的女朋友腿不正。不让人谈了。过来又谈一个女朋友,好不容易你看都有感情,谈个女朋友又说,哎呀,那是太瘦了没福相,不愿意。过一段又什么八字不合,过两天又什么属相不合,把那孩子最后折磨干什么?行了,我也不找了,不找他爸妈就着急了。

所以经常就是父母同意的,孩子不同意,孩子同意的父母不同意。我经常告诉很多父母,我说人家娶媳妇呢,你女儿嫁人呐,人家两个人过的不是你跟人家过的,作为我们作为父母,现在这个社会应该给予孩子自由,不是包办的时候了。

那过去孩子我们都知道多大了,是不是十岁才上一年级呢?那有幼儿园呢。现在两三岁,孩子都聪明了,四五岁孩子唱情歌比大人都唱的好呢。那现在这孩子都是人精啊。那哪能一样啊,但是我们作为父母还用老的那种传统在教育孩子。

那这种方式就出问题了。导致现在年轻人来自于工作的压力,还来自于家庭的压力,感情的压力,最后导致很多孩子走上什么呀?不归路,精神不正常了,自杀的不在少数哦。

我现在有时候问我自己内心世界,我想什么呀?我就觉得爸妈就把我当摇钱树一样,有时候就是会想到那块去。有人觉得父母太不给力了,你看我们家孩子。本来你像我妈跟我爸关系要好着,在我们家给我们照看孩子,我们工作呀,我做任何事情也挺放心的。

想不到啊,那天还跟我太太讲,我说我这努力把我父母撮合在一起,撮合了三四次了,都是最后又打架,严重了又分开了。越来越严重,我说我现在唯一的一个感受,他们不要再生气就行了。我说我生不了气了。我也断不了他们的官司了,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很无奈,给他们生活费。我最应该做的是回去把他们都去看看,但是我现在是什么想法,能少见少见,能不见就不见。都成那样了,为什么?痛心的很。

不光是痛心哦,只要我们夫妻去看他,我稍微没跟我太太没在一起,我妈都会说呀,你要注意哦,你看他现在这么有影响,会不会有个女的给勾搭走了。过两天要不跟我老婆就打个电话,他是不是傍了个富婆呢?

就这阵这些话就开始,一个婆婆就开始给儿媳妇说了。就是她在你这个家庭不能起到任何的一个团结的作用,反而是挑拨离间的作用。有一段时间我太太就受她影响。
哎呀,那简直就你就没办法去看,没办法去说。

就是她的那种思想是怀疑我爸怀疑一辈子,她把这个思想前行强行的给儿媳妇也会这么传授,这就叫什么?最完全的不懂得做父母的,所以非常可怕。只要我妈不在这儿,挺好。

我过去在这边有个流通处啊,因为我对印光大师非常崇拜,我觉得是净土法门,佛教特别好,有时候还劝她念念佛,好不容易劝她念念佛,我妈过两天然画小房子去了。就不念佛了,过两天我妈就把人领到哪个大师那儿去了,让人家去上当受骗。一说秦老师他妈带我去的,我有时候都被弄得,实在你就没有办法。

连我这学生都来说,说你这个地方就流通老师的东西。我妈过两天什么,这心灵法门,过两天什么这法门那法门。你去一看,全部都是,要不都是算卦的,算命的,一大堆,都别人家的东西,这个是非常可怕的。

要不我有时候在讲。作为父母。我们如何立足于自己的本位?你要是因为了解佛教的东西,你才知道啊,这叫因果啊。你在弘法过程中,可能有逆增上缘,可是按现实中,没有信仰的这些人,谁考虑这个呀?坚决是不会考虑的。谁又有这么大的耐力能承受下去,不可能。

我们过去护生,每月有一次这个护生活动,那都是几百人。效果特别好,叫我妈在那的时候就弄得剩了几十人,大家都不来了,说你放啥,你把你这边放里面就抓了,你这放罪还重呢。哎,我说这怪了,是放生怎么没人啊。我妈就是她所有知道的人,还给人家发个短信说:“我是秦老师他妈。”把人家电话一留,一说人家要放生,她赶紧给打电话,千万不要来。哎,那放了罪大,那放完以后水污染(鱼)死了,要不就是被人抓了。

有时候我就在讲啊人生道路上。哎,我再回头想释迦牟尼佛,他最亲的堂弟提婆达多堂弟折磨他,简直把他折磨得一塌糊涂。有时候我想一想,确实是这样。

回过头来再想一想,就是我在我父母身上,我也就反省我自己,我对我的子女以后决定不能这么做。要一定是不能这么做的。很多孩子很善良,被爸妈逼的不善良。甚至可以这么说,被爸妈逼到监狱,送到监狱去,药家鑫的事例就是,被父母送到断头台的。李双江的儿子被李双江送到监狱去,就是这样。

我们要把这个事情啊,放到一个任何一个学者,他在探讨的时候,我们为了了解他事实真相,
我们先不提宗教,首先提我们本分。我们是孩子最至亲的人。
很多我们最至亲的人,却对最至亲的人下了什么?毒手。
现在我们都是在处,你看夫妻之间也是最亲哦。男的女的一个把一个要害的。生活非常痛苦,我们都不懂得自己的本位。哎,这是我们错了。

对青少年要关心,不要担心,要诱导,不要控制,要用商量,不要有权威。
就是我们作为父母对我们的青春期的孩子,青少年的孩子。我们要用什么呀?用关心不用担心。关心和担心不一样啊,很多人是担心啊,一担心孩子学坏啊,担心孩子上网啊,担心孩子和同学之间,吃喝玩乐去了,担心不好好上学。
还不如干什么呀,关心。因为世界上,最高端的教育除了以身示范以外,就是关怀和牵挂。要不我经常在讲,最大的幸福就是家里有人等你吃饭,那就是这样。

我从来没有这种感受,我有时候在想什么叫幸福?就是父母在家里等我吃饭。
在我印象中没有,从来没有过。到现在我妈所以说跟我过着呢,有时候回去。我这一年几乎一个月都要回去一次,就我回去呆三四天啊,看不见我妈影子,看不见我爸影子,经常性我要回去,除非我要备一把备用钥匙,要是回去忘拿了家门钥匙,去我爸那儿也是铁将军把门,去我妈那也是铁将军把门。找不到人,电话也打不通。换号码从来不跟你说。什么时间想你了?缺钱的时候跟你不说,让你朋友给你打电话。

经常性就这样,要不我有时候觉得,我们这个家里怎么过成这样了?我觉得很有意思啊,你看我爸住一套房啊,我妈住一套房。两个人也不见面,有时候我爸要是脾气不好,性格不好,还拿把刀买现成追我妈,杀我妈去。

有时候我在讲国学的很多目的,是被逼出来的。讲夫妻和谐,讲孝顺父母,是我们家里孝道也亏,是爸妈婚姻感情也不好,那真是打打杀杀。让我们的姊妹三个干什么呀,都不愿意回家。看见父母以后啊,你都不知道我有时候有什么恐惧,我要跟我妈住一块儿,我半夜三更都要把门拧住倒锁。我说不上来,我爸我妈谁闯进来拿个刀。都是那种感觉啊,你想把我们姊妹几个吓成什么样?

非常可怕的事情,就是那种打架,那个不是说夫妻吵两句啊,那是拿什么就是什么。也不管你有人没人。要是有没有这个外人在的时间。那两个一个就是老虎,一个是豹子,有外人道的时候你看吧,两个人那会说着呢,说我就想一块儿好好过。又是下跪呀,又是给你表演啊。我们弄的是非常无助。

我这都已经学国学都学了十一二年了,我劝他们也劝了很多年了。我从去年突然间觉得,哎呀,我有时候在想。能不见就不见了,我实在没这个精力了。为什么?说年龄也不大,都还不到六十,从四十多岁。他们就再也没上过班。你像我一个人挣工资呢,那简直给他们把生活费给了。

你像现在,我有时候去吉野家领孩子去吃饭,我们看那些保洁员,一问都六十岁了。甚至很多环卫工人都五六十岁了。可是我父母呢在我印象中从来没让他们受过罪。但是家庭这种不团结,相互的这种伤害。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样,我也不知道我们那那两个妹妹怎么样,反正我觉得对我内心世界伤害那真是太大了,那大到极处了。
我两个妹妹出嫁了,人家可回可不回。你看我大妹妹今年也不回来,在成都。我可以不见你嘛,就用这种方式了。

我一直在讲孩子可以不考上大学,孩子也可以没有出息,但是不能让孩子不爱回家。当孩子都不爱回家的时候,我们想想。这是多悲哀的一件事情。啊,我现在也习惯了给我父母给生活费怎么办?通过朋友给,我把钱转到我朋友账上,有个朋友给送过去。我们现在就用这种方式,很悲哀的。

我有时候在想,像我这种家庭状况在全国不在少数。可是我还能去这样处理,有很多孩子没有遇到这种教育,那肯定都坐牢了。当我去到各个监狱看见年轻人的时候,一旦一问是父母关系不好,父母离异,父母经常打架。

我就非常揪心哦,我觉得做父母的太残忍。你们是成人,用你们成人解决问题的这种方式,残害了多少青少年。他们有自己未来的生活呢,可是都把他们都逼到了监狱。
我有时候回过头来,我说呀,我秦东魁也太幸运了,真是太幸运了。你不光是遇到一个好爷爷,你还能接触弟子规,还能接触国学,对自己的内心世界,对自己的道德素质品格。哎,你自己还有一个新的认识和改观。多少人没有这个机会接触到呢?那这些孩子的去处就是在监狱里面,就是这个社会未来的定时炸弹。

本来他们应该幸福的生活呢,反而受父母的这种负能量的影响,出现这些。尤其我近几年我又看到离婚率这么高的时候啊,更揪心,真的太揪心了。我也是我们最基层的政协委员,我们那一组由法院副院长、检察院副检察长一块开会。我非常刻意的每年都会都会问今年离婚率。县城有多少啊?我从我第一次开会的时候我就问他,他就跟我说,每年四百多对,我一想一个小小的眉县,几十万人口,每年四百多对,那还是进到法院的啊,还不算民政局啊。

那民政局有时候两口子一去就领个离婚证就出来了,那就是实在有财产或者有孩子抚养权的问题,没办法啊才去法院的。

我们想一想,当我们在资助一些特困学生去这个家庭的时候,我一看到这些孩子,一提到他爸妈都在流泪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父母离异了,要不就是父母经常打架,孩子在学校都没心情上课,同学也看不起。甚至很多孩子因为父母关系紧张,干什么呀,离家出走。我有时候在想,孩子是未成年人,他们的心理,他们的阅历都不成熟了。

但是作为一个成人的爸妈,不能自己做好自己,对孩子带来的这种危害,让孩子未来在这个社会中将会成为定时炸弹,甚至父母的阴影导致孩子,我也遇到很多女孩说不敢结婚,为什么呀?哎呀,我妈还跟我被爸爸打了一辈子。我怕我婚姻以后也会成这样。最后出现什么呀?
单身贵族。现在男的女的,这种单身贵族特别多。原来我一问都是爸妈关系不好导致的,内心世界有阴影,孩子跳不出来。

要不有很多办法,你看我孩子不结婚,孩子不孝顺,我说你们夫妻是不是关系不好,他说你怎么知道?那你孩子肯定单身贵族啊,你们夫妻关系不好,女孩子一想,那结婚进坟墓的我也别进了,我一个人挺好。我说是你逼的孩子,不让孩子结婚。

fyq
  • 本文由 fyq 投稿,于2021-10-1320:04:18发表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fofagm.com/2412.html
刘善人讲病:真孝、假孝 传统教育

刘善人讲病:真孝、假孝

真孝、假孝 真孝有德。什么叫真孝?一心一意尽孝,别的想法没有。恪尽孝道,克己复礼。自己无论受多大的苦,也要尽孝。家庭富有的时候,你虽然给了老人一点儿东西,但对照给你儿女的差很多,那不算是真孝。家庭贫困...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